当前位置:遗物识心国学红楼梦中林黛玉、史湘云两人的关系如何?受谁的挑拨?
红楼梦中林黛玉、史湘云两人的关系如何?受谁的挑拨?
2022-06-21

红楼梦中,史湘云和林黛玉,都和宝玉有着青梅竹马的感情。下面由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带来这篇文章,感兴趣的小伙伴接着往下看吧。

《红楼梦》中史湘云这个人物其实很复杂,读者往往拘泥于用“天真烂漫”四字来定评湘云,却忽略了细化区分湘云的性格、思想。

简而言之:湘云的性格固然是无邪率真,但她的思想却是很敏感的,这也就为她和林黛玉的“分道扬镳”埋下了伏笔。

且看《红楼梦》第32回“诉肺腑心迷活宝玉,含耻辱情烈死金钏”,彼时袭人委托湘云帮自己做双鞋给宝玉,湘云心中不快,因为自己之前给宝玉做的扇子套被林黛玉赌气给铰了,于是就延伸出袭人对史湘云的一番解释:

史湘云冷笑道:“前儿我听见把我做的扇套子拿着和人家比,赌气又铰了。我早听见了,你还瞒我。这会子又叫我做,我成了你们的奴才了。”宝玉忙笑道:“前儿的那事,本不知是你做的。”袭人也笑道:“他本不知是你做的,是我哄他的话......我才说了是你做的。他后悔的什么似的。”史湘云道:“越发奇了!林姑娘她也犯不上生气。她既会铰,就叫她做。”——第32回

这个情节细读起来其实很奇怪,奇怪在史湘云生气的核心点始终围绕着林黛玉!

扇子套是袭人委托史湘云做的,可袭人却并没有告知贾宝玉,也就是说,史湘云仅仅是充当了劳动工具,却没有收获应有的名声奖励,袭人为什么要瞒下湘云的功劳?是想要将史湘云的功劳据为己有,还是仅仅忘了告诉贾宝玉?

细品似乎也能理解,毕竟袭人、史湘云关系甚好,即便做扇子套的功劳叠加在袭人头上,史湘云也不在乎。

但眼下扇子套被铰,是时候追究责任了。贾宝玉、林黛玉都不知道扇子套是史湘云做的,还当是寻常女红,生气之下就给铰了,这在宝黛两人之间已是常态。

所以真要追究责任的话,关键在袭人这里:如果不是她隐瞒了史湘云的做工功劳,以林黛玉的性情,她必定不会铰湘云的作品。

可问题在于,史湘云性格天真无邪,她不会像我们读者这样客观地分析原因,她只是单纯地看到林黛玉铰了她的扇套,所以将全部的埋怨都发泄到林黛玉身上。而在这种情况下,袭人居然推波助澜,一起跟着批判起黛玉来了:

袭人道:“她(林黛玉)可不做呢!饶这么着,老太太还怕她劳碌着了。大夫说好生静养才好。谁还烦她做?旧年好一年的工夫,做了个香袋儿,今年半年,还没见拿针线呢。”——第32回

从这里就能看出,袭人对林黛玉是有偏见的,但她不过是一个丫环,怎么敢议论小姐的长短?

这里就涉及到一个很大的背景:袭人之所以这么直接地抱怨林黛玉,很大程度是因为第32回正处于一个敏感的时期,即金玉良缘、木石姻缘的交锋之际。

前文中,先有第28回,元妃端午节赐礼,贾宝玉、薛宝钗的礼物分量一致,贾妃似有站队金玉之意;紧接着第29回“清虚观打醮”,贾母以宝玉不宜早娶,拒绝了张道士的做媒,这等于拒绝金玉良缘——宝钗过了十五岁将笄之年,已到了定亲的年龄,可贾母拖着贾宝玉的婚事,俨然不考虑金玉良缘。

对于袭人而言,她作为贾宝玉未来的侍妾,必定要考虑宝二奶奶的人选。可是一经考虑,宝钗的温柔稳重远远胜过清高孤傲,动不动发小脾气的林黛玉,所以在袭人的设想中,最好贾宝玉迎娶薛宝钗,这样将来她和新宝二奶奶也好相处。

这并非笔者主观臆想,仍是第32回,一向低调处事的袭人,频频表示自己对林黛玉的不如意,先是责备黛玉从不做针线活,又专门拿薛宝钗与其做对比,俨然有敲打贾宝玉的意思:

袭人道:“云姑娘,快别说这话。上回也是宝姑娘也说过一回。他(贾宝玉)也不管人家脸上,过不去,他就‘咳’了一声,拿起脚来就走了。这里宝姑娘的话还没说完,见他走了,登时羞脸通红,说又不是,不说又不是。幸而是宝姑娘,要是那林姑娘,不知又闹得怎么样,怎么样呢。”——第32回

袭人说这些话,是为了旁敲侧击地提醒贾宝玉,但不料贾宝玉对林黛玉情有独钟,还言之凿凿地称:林妹妹何曾说过这些混账话,她要是也说这些混账话,我早和她生分了。

奇妙的是,袭人这些话,意在宝玉,却在无意间成了挑拨林黛玉、史湘云的契机。诚如王昆仑先生在《红楼梦人物论》中对此情节的评价:

袭人常托湘云代她做些活计,可是这扇套在被剪坏以前,袭人并没有告诉宝玉说是湘云做的。平日湘云来了常住黛玉房里,她们彼此很好,但一向心无主见的云姑娘这回就非常恼怒黛玉了。至于别人之间的冲突和言词中的挑拨作用,她一概体察不到。——《红楼梦人物论》

经过此事,史湘云对林黛玉矫情小性儿的认知更加根深蒂固,后文中史湘云多次含沙射影地讽刺黛玉:

第49回“琉璃世界白雪红梅”,薛宝琴入住大观园,受到贾母的热宠,大有炙手可热之状,史湘云便认为林黛玉素日小性,必然受不了薛宝琴夺走自己的风光,于是借着宝钗开玩笑之机,暗讽林黛玉:

(宝钗)又推宝琴笑道:“你也不知是哪里来的福气。你倒!仔细我们委屈着你。我就不信,我那些儿不如你?”说话之间,宝玉、黛玉都进来了。宝钗犹自嘲笑。湘云因笑道:“宝姐姐,你这话虽是顽话,恰有人真心是这样想呢。”琥珀笑道:“真心恼的,再没别人,就只是他。”口里说,手里指着宝玉。宝钗、湘云都笑道:“他倒不是这样人。”琥珀又笑道:“不是他,就是她!”说着,又指着黛玉,湘云便不则声。——第49回

史湘云的这种做法,已然有些小儿女的勾心斗角了,这种阴阳怪气地嘲讽,很让读者反感,有不少读者都因为这个情节不史湘云。

史湘云原本每次来贾府做客,都跟林黛玉住在一处,可在第37回“蘅芜苑夜拟菊花题”,史湘云抛开林黛玉,搬去蘅芜苑跟薛宝钗一起居住,从此便不再回林黛玉的潇湘馆,直到第75回中秋夜联诗,黛、湘两人大展诗才,其后重新一起去潇湘馆夜睡,才算是两人冰释前嫌,这个跨度,整整43个章回。

史湘云天真率直的性格,加上敏感成熟的思想,导致她前期对林黛玉颇有不满,转而敬重待人和善厚道的宝钗,这跟史湘云从小父母双亡的身世有很大关系,宝钗的关心能带给她亲姐姐般的亲情体验;

可随着史湘云年龄的增长,思想的成熟、阅历的提升,她终于能理性看待周遭一切事物,不再对黛玉心存埋怨,以前的那个事无不可对人言的单纯姑娘,终于长大了......

遗物识心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 QQ号:1162063247  技术:建站养米
//文章网站 //统计代码